依托恒大帮扶做大养牛致富大文章

据了解,恒大已在大方县建成肉牛基地317个,已引进中禾恒瑞等12家畜牧上下游龙头企业,建立母牛供应、技能培训、饲养、收购、加工、销售等产业化体系。与此同时,已从内蒙古、吉林等牧区调入优质基础母牛8509头,从澳大利亚引进纯种安格斯种牛10000头,从加拿大引进世界领先的安格斯、西门塔尔种牛冻精18万支,已改良当地土牛1.8万头。肉牛基地帮扶的贫困户,户均饲养肉牛3头,年人均纯收入超过4000元。杨军说:“恒大帮助大方发展养牛,而且帮我们实现了‘买牛不愁钱,养牛没风险,产牛有奖励,卖牛有保障’,我们很喜欢这个办法。”

为了尽快带动贫困农户致富,三元乡犇鑫养殖专业合作社由贫困户向恒大贷款买扶贫牛,交由合作社来饲养,四六分成,除了养殖成本,营利的贫困户占六,合作社占四。合作社负责人李朝印说,合作社为了让贫困农户早日脱贫,尽量让利给他们。

贵州省大方县凤山乡有个牛超市。

第一批60个村,第二批80个村,第三批35个村。

目前,恒大已经将帮扶范围从大方县扩展到毕节全市,将一共建设1000个肉牛基地,引调10万头基础母牛、进口5万头优质种牛和200万支优质牛冻精,把毕节打造成西南最大的肉牛产业基地,帮助越来越多的贫困老百姓摆脱贫困。

与此同时,立足恒大结对帮扶,加强饲草饲料体系建设,着力打造10万头以上优质肉牛基地,配套种植10万亩以上优质牧草,做到草畜配套,草畜结合,以草定畜,以畜促草,草畜平衡,以养带种的方式有效推动农业种植结构调整。

现在,像莫生贵这样空手买牛的贫困户遍布大方县各个乡镇。

养牛,可称之为恒大产业扶贫中的一个缩影。

去年9月,首批西门塔尔牛调入大方。11月,杨军家就从扶贫牛超市选了三头牛。“恒大扶贫牛超市提供全额免息的贷款,帮助我们买到了牛。这种牛比我们当地的土黄牛体格更大、更好卖钱;而且,我们也去参加了恒大组织的农民实用技能培训,学习了养牛的技术;恒大还给我们的牛免费上了保险,并且免费提供冻精配种。”杨军说。

今年,柴继文从恒大扶贫牛超市牵回了安格斯牛,他觉得比以前家里喂的土牛要好得多,健壮的体型,漂亮的毛色,而且还拿到了1000元的精饲料费,母牛下牛犊后还可以领到1000元。柴继文说,希望自己通过发展养殖,争取在明年年底脱贫。

牛的产权归合作社,农户领养管理,三年为一饲养周期。卖牛后,本金归合作社,产生的增值部分(包括牛犊),饲养农户占80%,合作社占20%。

姚东将利用数字逻辑倒推出的扶贫方案递给许家印时,许家印立刻同意。随之,恒大再放“重磅炸弹”:3年,30亿元,到2018年大方县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从2015年12月开始,恒大集团无偿投入30亿元结对帮扶大方,实施产业扶贫是一揽子综合帮扶措施的核心内容,并借此实现大方县18万贫困人口中的近16万人稳定脱贫。通过实地考察,恒大将发展肉牛产业作为因地制宜产业扶贫的一项重要举措,计划用3年时间通过引调基础母牛、改良当地土牛和引进优质种牛三大措施,助力大方县成为大西南纯种安格斯牛之乡、西门塔尔牛之乡。

种草养畜有奔头,群众致富不用愁。大方县以恒大帮扶为契机,以龙头企业为引领,大力发展种草养畜助力脱贫攻坚,群众养牛致富奔小康的梦想正一步步变为现实。

在村集体专业合作社组织下,以五户农户(贫困农户不得低于三户)为一个小组,明确一名组长,通过非贫户带贫困户。

2015年12月全国政协召开“传达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精神”会议时,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提出:“我们有能力帮扶一个县。”至此,“万企帮万村”后又多了个“一企帮一县”的壮举。

图片 1杨军正在给小牛犊“欢欢”添草料

实行安格斯牛品种改良和形成产业链后,同样的喂养条件,可在原来一头本土黄牛的基础上实现3倍的经济效益。嫁接好国外品质最高的安格斯牛,就必须对全县本土公牛强制去势(阉割)和全县本土母牛冷冻精液配种,否则会影响到安格斯牛品种的改良工程。

买牛不愁钱:恒大集团支持贫困户购买西门塔尔优质肉牛,银行全额贷款,贷款期限为3年;县政府和恒大集团予以全额担保、全额贴息,贴息期3年;

图片 2

领回牛后,杨军夫妇像宝贝一样照看着,通过恒大组织的培训班学习养牛技能。仅一年时间,杨军的“牛场”规模就扩大了一倍。买回的三头西门塔尔,为杨军家添了“三头小宝贝”。

恒大集团不但从国外引进安格斯种牛,而且还免费配种。今年,曾加华的养殖场就添了6头安格斯牛犊,一头小牛政府还要补助1000元。曾加华说,下一步要争取把规模做大点,既能多挣钱,又能起到示范带动作用。

养牛没风险:贫困户购买一头牛,县政府补助1000元饲草饲料费用,缴纳200元保险,保额5000元;贫困户自行缴纳120元,保额3000元,基本实现零风险养牛;

在走村入户中,扶贫队员们了解到,选择产业扶贫政策的贫困户中有60%以上会选择养牛。

面对记者,杨军道出自己的打算。“每养殖一头母牛,政府补助1000元的饲草料费用,每生一头小牛恒大再奖励1000元,三头牛生三头仔光奖补就已经6000元。另外,5个月大的小牛每头卖6000元不是问题,三头18000元算是今年的固定资产,这还不算明年要新生的小牛。我听说,隔壁村还有几头牛产双胞胎呢!”

四、为举全县之力发展畜牧业,在恒大集团的支持下,大方县还出台一系列优惠政策措施,鼓励贫困家庭种草养牛,加快农村贫困农户脱贫步伐。在公牛去势中给牛主人500元技术人员100元的补助、金融机构全额贷款扶持贫困家庭购买安格斯和西门塔尔优质肉牛、冻精输配产下一头牛犊奖励1000元……真正实现了买牛不愁钱,养牛没风险,产牛有奖励,卖牛有保障。

种好草、养好牛、出好肉、扶好贫,实现绿色发展,正是贵州养牛扶贫的指向所在。据省农委畜牧兽医局局长张元鑫介绍,以肉牛产业为代表,贵州将通过发展畜牧产业带动100万贫困人口脱贫。

△恒大集团与大方县政府签署结对帮扶脱贫协议。

日前,杨军心有余悸地告诉记者,2016年6月,他借钱买的5只山羊和5头猪全得病死了,从乡里贷款买的一头牛也得病死了。“不仅没挣钱,反而还全亏了”,“日子过得艰难,也没多少门道。想养羊、养猪也没有相关的养殖经验”。

目前,己进口7万支加拿大安格斯牛冻精,2万支加拿大西门塔尔冻精,建成国内最先进的基因控制中心及基层服务网络,建成51个牛改点,累计完成人工输配11606头,全县累计已产犊1016头,其中杂交安格斯牛犊1305头、纯种安格斯104头。

今年,村民莫生贵养的三头西门塔尔小母牛,就是从牛超市里买回来的。

“这种体制、机制建成后,就不会因为我们离开而受到影响了。”姚东介绍。现在,恒大已经培育了400多个合作社,全部投入使用。其中,运行非常好的合作社有211个。一年下来,恒大大方扶贫办从最初的170人建制,已经扩建到常驻管理人员282人,常驻扶贫队伍4600多人。

图片 3改良土种牛产下的“混血”安格斯小牛

瞄准标准化、规模化,恒大集团从点到面,引导贫困群众大力发展种草养畜脱贫致富,在良种繁育、饲料加工、疫病防治、市场营销四大体系共同推进,合力攻坚畜牧产业发展,打造畜牧品牌,助推农民增收。

这种方式,有四种好处――

第二步,要组一个团队。恒大从全集团挑选出有农村工作经验的管理人才、专业技术人才共170多人,作为首批扶贫团队成员奔赴大方县。

据介绍,恒大从内蒙古、吉林等牧区调入西门塔尔优质基础母牛,并建立扶贫牛超市和肉牛养殖基地。调入的基础母牛由贫困户全额贷款购买,恒大和政府一道全额担保、全额贴息、全额保险。贫困户在牛超市实现选牛、贷款、上保险、签合同等一站式办结。

三、为了保证养牛业的健康发展,从2016年6月开始,大方在全县选拔260名畜牧兽医专业技术人员进行培训,按照每500农户1名防疫员的标准配齐配强村级防疫队伍372人,构建了县、乡、村三级疫病防控体系。由恒大投入资金1500万元,按国际领先标准建成畜禽基因控制中心1个,动物疫病控制中心1个,有效地预防和控制重大动物疫病的发生。

关岭自治县沙营镇主攻关岭牛养殖,探索出了五户联保发展模式――

许家印认为,贫困地区最紧要的不仅是缺资金,更是缺人才,缺技术,缺管理,缺思路,缺理念。“大方县扶贫办只有17人,经恒大调研后,确定要搞50个新农村的建设,但全县懂这个工程建设、管理的,总共就6个人。”姚东解释说,这绝非鄙薄贫困县,而是为了指出其客观存在的问题并有针对性地加以解决。

据介绍,大方县山多地少,素有养牛传统。但是,牲畜养殖也是困扰当地老百姓多年的难题。他们一缺技术、二愁销路,养不好至养不活的事情时有发生。而且,大方本地的土黄牛,品种也差。“远看是条狗,近看却是牛”是本地牛的真实写照。

通过人工输配、引入优质基础母牛等方式,改良本地土牛,逐渐形成了以纯种(杂交)安格斯、西门塔尔牛为主的肉牛养殖大县,建立起了集母牛供应、饲养、收购、加工、销售等全方位肉牛产业化体系,加速推进肉牛产业发展,为全县脱贫攻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这可不是一般的超市,是恒大集团援建的:恒大从外地买进优质牛,运到大方后,在这个超市低于市价卖给贫困户,帮助他们改进品种,增加收入。

大山深处,一群身穿便服的人手里各拿一根竹竿向山上的农户家艰难走去。

图片 4扶贫牛超市

二、虽然老百姓养牛的积极性较高,但由于本土黄牛个头小,经济效益低,恒大集团大方扶贫公司经过考察研究并与新西兰、内蒙古、贵州大学和市、县的有关专家反复研判后,决定在大方县全面推广安格斯牛品种改良,并从加拿大引进排名全世界前100名的安格斯牛品种冻精,免费为全县本地黄牛进行冷冻精液配种。

卖牛有保障:引进养殖、生产、加工龙头企业,让市场销售有效衔接。

标准化的魅力

目前,四川蓝雁集团已在该县经济开发区建成屠宰加工厂1座,建有年屠宰15万头肉牛先进生产线1条;贵州安益农牧公司正在建设凤山乡大型肉牛交易市场1个,与中禾恒瑞集团达成发展纯种安格斯种牛产业20年合作协议,中禾恒瑞每年投入肉牛产业发展基金2000万元,计划引进2万头纯种安格斯种母牛,新建繁育场22个,清真屠宰场1个,可使农民每年通过种植牧草增加收入7300万元。

通过建立政府+企业+专业合作社+金融+保险+贫困户的新型种草养畜产业化体系和龙头企业的示范带动,形成从育种、育肥、饲草饲料、屠宰加工到市场营销的产业链条,实现了产―供―销一条龙的肉牛产业精准扶贫模式。

方案定好后,2015年12月19日,恒大集团正式与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签订了结对帮扶脱贫协议。

大方县东关乡的曾加华是当地有名的养牛大户。过去,由于受品种限制,养牛效益一直不好。恒大集团结对帮扶大方引进安格斯肉牛后,他利用当地荒山草坡多的优势,种植优质牧草,购买安格斯肉牛进行喂养。从此,养殖的效益增加了,对发展养殖也更有信心了,还办起了养殖合作社。曾加华的这种经历,是大方县广大养殖户通过养牛致富的一个缩影。

与其说买,不如说是领――买牛的钱,莫生贵一分没掏,是恒大全额贴息加担保、全额贷款来的。

在前期走遍140个村后,恒大的大数据系统内,已囊括了51092户贫困户、138114名贫困人口,并识别出1625人身份证号错误。

由县农商行、富民村镇银行全额贷款扶持,大方县和恒大集团全额担保,引进四川蓝雁集团、中禾恒瑞集团、贵州安益农牧公司、贵州鸿嘉农牧发展有限公司、贵州金凤农牧公司、宇昌生态畜牧业发展有限公司等养殖、生产、加工龙头企业的示范带动和市场联结作用,建立市场营销体系,进一步推动肉牛产业提质增效。

由村集体专业合作社统一购牛、养牛和卖牛,养殖户互守诚信、互相帮助、互相监督、共担责任,将风险降到最低。

此外,恒大和大方县政府联合建设养殖场,并将其确权给贫困户,由贫困户组建起养牛专业合作社,再由合作社负责统一养殖和日常管理。贫困户按户均3亩种植高产牧草出售给合作社。

一、大方县是山区农业大县,也是现代草地生态畜牧业发展重点县之一,发展畜牧业具备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和自然资源条件,特别是养牛业有着非常好的基础和前景。近年来,大方县依托资源优势,以产业结构调整为主线,把大力发展畜牧业作为群众脱贫致富和产业扶贫的一项重点工作,畜牧业成为群众增收致富的重要途径。

自今年4月启动五户联保以来,沙营镇养牛户从最初的10户发展到120户,养牛600头。预计年底可带动全镇牛存栏增加2000头以上,参与农户年底户均将增收1万元以上。

大方,贵州省毕节市的一个贫困县,全县贫困人口18万人。从2015年12月1日起,恒大集团结对帮扶大方县,计划三年无偿投入30亿元,到2018年年底实现18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有了优良的肉牛品种,加上政府对贫困户的优惠帮扶政策,曾加华算是第一批通过种草养畜致富的受益人。同样,黄泥塘镇兴林村的贫困农户柴继文也通过发展养畜得到了实惠。

莫生贵万分珍惜领来的牛,细心呵护、精心养殖。

从2016年7月11日开始,恒大扶贫团队和大方县派出工作组组成的180人产业发展意向摸查团队,再次深入到贫困户家中,逐户研究脱贫措施,同时进行政策宣讲,直至让老百完全明白运用相关政策。

通过努力,成功争取国家农业部将大方县列入2017年“粮改饲”试点县。2016年,大方县投入500万元建成年产8万吨精饲料加工厂,构建了集种植、青贮、加工技术一体化的发展模式,切实解决高产牧草不能越冬的问题。

产牛有奖励:对于易地搬迁安置区贫困家庭和非易地搬迁安置区贫困家庭,通过冻精输配每繁殖成活一头犊牛,恒大集团分别奖励2000元和1000元;

截至目前,恒大通过引进龙头企业,帮助建立蔬菜大棚并确权给贫困户,通过劳动实现收益,帮助贫困户解决了“不知种什么,种多少,怎么种,卖给谁”的问题。

凤山乡谢都村安益公司成立以来,已带动贫困户29户走上致富路。公司负责人冷文才算了一笔账:每户农户有3头牛在公司带养,每头牛固定分红1600元,3头牛每年就有4800元的固定分红,同时,每户农户可以种植3亩草卖给公司,草的收入可达到7000元以上,加上固定分红,每户贫困户每年收益可达到1.2万元以上。

每户农户可在村集体专业合作社承包5头关岭牛养殖,其中,至少有两头能繁母牛,其余三头可为肥牛。育肥牛当年见效,所得利润周转补贴养殖能繁母牛,实现以短养长。

如何帮扶?许家印有三条主导思路:第一步,要选一个“懂行”的领军人物。于是,许家印找到曾有长年在贫困县一线工作经验的恒大集团副总裁姚东,并选择他兼任恒大大方扶贫办主任。

通过建立“政府+企业(恒大)+专业合作社+金融+保险+贫困户”的新型种草养畜产业化体系和龙头企业的示范带动,实现了肉牛产业从育种育肥、饲草饲料、屠宰加工、市场营销等产业环节的有效衔,实现了产供销一条龙的肉牛产业精准扶贫模式,有效促进了一二三产业的融合发展。

恒大集团以“方案精准、措施精准、用人精准”,成功探索了具有可复制、可借鉴的“恒大大方扶贫模式”。

自2016年6月启动牛改工作以来,共普查本地黄牛61840头(其中公牛12972头、母牛48868头),由于杂交公牛长势与生产性能均比本地黄牛有优势,但不能用作种牛,通过改良黄牛品种,淘汰劣杂公牛,将大方县打造成大西南纯种安格斯肉牛之乡。

同时,为让贫困户能立刻拥有优质牛种,恒大从内蒙古、吉林等地统一引进了安格斯、西门塔尔的优质基础母牛5609头,以低于市场价两三千元的价格放在恒大援建的扶贫牛超市,在隔离45天后,由贫困户通过摇号抽签的方式,以每头1万元的价格卖给贫困户,而这笔钱由恒大全额贴息,全额担保贷款给贫困户,等于让贫困户“借鸡生蛋”。

养牛者说

到2016年底,恒大在大方已开工建设103项重点工程,帮助大方县8.05万人实现初步脱贫,占总脱贫目标人口的45%。

一根竹竿

据了解,买这几头牛犊时,莫生贵一分钱也没拿,是恒大全额贴息加担保,再全额贷款领回来的,每头牛还上了200元的“健康险”。真出个啥事,一头牛能给保障5000元钱。

“把基本情况厘清后,就要再次到老百姓的炕头上,跟他们商量‘怎么办’的问题。”姚东告诉记者,如果说恒大的扶贫有特色,那么最大的特色之一就是“最大限度地激发老百姓的内生动力,充分发挥贫困乡亲的主观能动性”。

竹竿,是基层扶贫队员的标配。姚东抵达大方县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组织了60人的基层调查队伍,3人为一组,共20个组,分3年3批进入县扶贫办提供的建档立卡18万人、57000户贫困户家中进行初筛。每个小组的人员构成为:恒大扶贫队员、大方县政府工作人员和毕节市下派工作人员。

既然做出了承诺,恒大自然要兑现。许家印觉得,既然要帮,就帮贫困人口最多的县。而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有110万人口,仅贫困人口就有18万人,在许家印看来,要啃骨头就选最硬的来啃。

由此,一名贫困户每年获得的固定收益为:托管收益4800元,种植及出售牧草收益6000元,恒大集团奖励2000元,合计:12800元。

“牛圈、大棚标准化,政策、机制标准化。”姚东告诉记者,如果说恒大扶贫具有示范效应,可复制,那是因为恒大在大方的扶贫做出了标准化,即便是纯粹体现“输血功能”的慈善兜底,也体现了标准化。

不论是养牛、养猪还是种菜、种药材,恒大都是采取的向贫困户“确权+入股分红+劳务收入”的标准化路子。

大方县自古就有养牛的传统,且以散养为主,但当地牛体型较小,卖不出好价钱。为帮助当地改良7万头土牛品种基因,恒大从加拿大引进安格斯、西门塔尔种牛冻精9万支,目前已改良当地土牛1.5万头。

3年30亿

恒大独创的“龙头企业+合作社+贫困户+基地”经营帮扶模式,实现了“产、供、销”一体化。贫困户提供劳动力,合作社负责生产,龙头企业管销路,从根本上解决了贫困户不敢种、卖不出、没活干的系列难题。

第三步,要改变只懂得给钱、给物的粗放式扶贫,将直接与间接帮扶相结合。

谢都村村民莫生贵的三头西门塔尔小母牛刚从“牛超市”里“买”回来。

大方县委书记张翰时说:“恒大集团给大方人民带来的不仅仅是价值30亿元的物质财富,更重要的是无比宝贵的精神财富,必将永远激励着全县人民‘弱鸟可望先飞,至贫可能致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