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百合产业发展面临考验

访甘肃临洮农业科技试验示范基地总经理汤德州
“春节是我们本地百合最有市场优势的时间。”甘肃临洮农业科技试验示范基地总经理汤德州兴奋地说。从每年10月到次年4月由于云南露地生产鲜花的产量下降,空运费用增加,甘肃本地产百合开始占据市场。
“2005年,仅临洮县从事百合生产的企业就有十多家,年产百合200万支,而现在总共就只剩4家,年产只有50多万支,真是大浪淘沙啊!”汤德州感慨道。现在他已经成为当地百合产量最大的一家,年产百合40多万支。汤德州认为,这得益于坚持自己的理念。2003年前后是临洮大力发展百合的时间,当时许多企业都建起现代化温室来生产切花百合。考虑到百合的生长特性和甘肃的气候特点,汤德州认为用现代化温室生产百合成本太高,特别是甘肃的加温周期很长,现代化温室的加温成本很高。“甘肃的气候很适合生产百合,特别是从10月到次年4月这段时间,气候光照都很合适。甘肃的日光温室面积较小,温度更好控制,1月份的时候更是可以让开着花的百合在日光温室里‘生长保鲜’。而设施温室要大规模加温,而且不好调控。平均算下来,设施温室每支百合的加温成本要1.5元至2元,而普通的日光温室,加温成本只有0.2至0.3元。”汤德州说,到2005年后百合行情下滑,各种生产成本大幅度增长,其他企业都改行生产兰花或者蔬菜,但自己的温室是按照百合的生长特点建造的,跨度比一般的日光温室长1m,温度要低2至3℃,只能生产百合,反而使他的百合事业坚持下来。
因地制宜是成功的一方面,保证全年产花就是汤德州成功的另一个因素。以前行情好的时候其它企业都是集中在节庆供花,但汤德州一直坚持周年产花。现在兰州市场每天需要100至200扎百合,其它企业往往因为供货量不足失去客户,但汤德州却可以实现全年供花。再加上把第二茬花延后1至2个月,变成2月挖出种球6月种,10月出花,从而错开了云南百合的上市高峰,能获得可观的利润。44个日光温室实行全年交错生产,一来可以保证产量,二来可以及时的消毒杀菌,杜绝百合的病害,保证质量。
汤德州说,现在各方面的成本都在增长,即使像现在的旺季每扎花也就50至60元,要增加收入就需要减少中间环节的流通。通过在当地市场设点等方法,现在他自己直接批发到西宁、银川,每扎成本节约了5元。

作为东北地区主要的蝴蝶兰生产和批发集散地,沈阳对周边市场具有较大的影响力。沈阳零售花卉市场一般没有专营蝴蝶兰的摊位,且品种单一,品质一般,市场疲软;批发市场上本地蝴蝶兰上市量不大,北京白盆窑批发市场来货占很大份额,经此批发至东北其他城市。
近日,记者采访了沈阳地区主要的蝴蝶兰生产商。据他们介绍,近年来,沈阳从事蝴蝶兰生产的人数和产量基本保持不变,各户产销各有侧重,整体市场销售量有所增加,但外地货占了不小的市场份额,特别是日常销售,本地产品则以年宵市场为主。
生产各有侧重 ;&&
辽宁省农科院从事蝴蝶兰生产已有8年时间,基地现有一栋3000多平方米的玻璃温室,年产蝴蝶兰7万株到8万株。该院园艺分院副院长潘百涛介绍说,辽宁省农科院以科研为主,试验品种较多,现在温室里放置了为年宵准备的近7万株催花苗和近5万株小苗。催花苗以红色系花为主,也生产‘V3’大白花,量较大的是‘大辣椒’和一些‘159’。农科院进口台湾瓶苗,在海南也建有育种中心。进行生产时一般是从瓶苗开始养,冬季以置于苗床底部的加温管加温,配合薄膜和保温被保暖,还可用热光炉补温,两年的存苗成本在20元左右。
沈阳恒巨花卉有限公司也是当地产量较大、技术较成熟的生产商,现有4栋日光温室,总面积达3000多平方米,年产量在7万株左右。该公司总经理何驰告诉记者,他们主要种植‘159’、‘火鸟’、‘富贵龙’、‘双龙’等大众品种,年宵时也生产‘大辣椒’,各品种产量均为几千株到1万株,差别不大。公司全年生产,但也主要做年宵市场,一般是春季购入2.5寸大苗,年宵出货。
据记者了解,沈阳也有小规模生产的农户,数量不多,年产量几千株到一万多株不等。他们中的一些人为了节约生产成本,选择做短线生产。兰花苑负责人冯丽娟介绍说,沈阳天气较冷,如果全年生产,加温期要从9月底持续到第二年6月,成本较高。她今年准备9月底进1万株左右的3.5寸催花苗,只做年宵市场,这样一株苗冬季的加温成本为5元到6元。
销售大不相同 ;&&
潘百涛说,农科院的产品多以组盆形式直接面向机关、企业出售,平时走量不大,比如双节期间主要出售的是大棚内自然开花的植株,年宵销量要占到全年销量的70%到80%,销售整体上没什么压力。他认为,年宵时南方花运输不便,且南方花前期生长温度高,不如北方驯化的品种耐寒,这是本地花的主要优势。
恒巨基地的产品主要在东北地区销售,一般参照往年产量,根据客户用量和订单量确定年产量,由批发商自己开车取货。何驰生产蝴蝶兰已有5年时间,他认为今年沈阳蝴蝶兰市场不如去年,整体表现一般,他为中秋和国庆双节准备的7000多株蝴蝶兰出货非常缓慢。他说,沈阳受北京市场影响较大,本地产蝴蝶兰夏季催花成本高,冬季加温成本也高,在与外地货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小户生产的产品主要供应年宵市场,总体产量不大,有些是自产自销。由于小户生产资金投入有限,技术水平参差不齐,产品品质无法保证。今年‘富贵龙’的种苗价格相对便宜,不少小户春季进苗时大量购入,但由于技术水平不成熟,产品品质不佳,多为C级品,使生产商蒙受损失。

1940

我国东方百合的规模化生产在20世纪90年代初起步,在90年代中期快速增长,亚洲百合与铁炮百合的市场地位也因此逐渐被取代。随后的十余年时间,百合切花的生产步入正轨,产销进入正常增长阶段。2009年以后,随着国内不少地区大力扶持花卉种植,百合作为适生范围较广的品种得到了快速发展,但快速扩充的规模与增长缓慢的消费市场形成了供需矛盾,种植户与经销商压力陡增。
2013年开始,由于种植规模的快速扩大,同时消费市场受到政府新政影响萎缩,导致供过于求,百合产业发展面临严峻形势。据统计,2013年全年,我国进口荷兰球数量为2.45亿粒,智利、新西兰种球0.37亿粒,两项数字均创出历史新高。增幅过猛给市场带来巨大压力,大量种植者生产百合切花因亏损而信心不足,导致2014年前5个月,种球销售量大幅下降,种植者百合切花生产量锐减,但因消费市场同样没有起色,花价仍十分低迷,种植者甚至很难将花卖出去。
我国百合切花主产区主要集中在云南、广东、凌源、浙江、江苏、福建6大地区。其中云南和凌源是依赖于气候优势而形成的生产中心;广东、浙江、福建、江苏等是因贴近消费地,根据当地局部小气候优势,再加上设施生产而形成的生产中心。云南凭借得天独厚的气候优势,可实现全年供花,以夏季花为主,冬季、早春花次之,行销全国。2011年至2012年全年种植规模约1亿粒百合球,2013年规模迅速扩张至近1.6亿粒,每年4月至7月为主要下种期,1至2月、9月和12月次之。
广东产区依赖港澳台以及东南亚的巨大消费力,近年来迅速成长,成为仅次于云南省的百合切花产区,主要种植冬季、早春花。温室设施简单,几乎都采用冷库预生根技术。每年9月至11月是广东农户最主要的种植时间,目标花期为元旦和春节,种植规模2500万至3000万粒。此外,广东的种植户喜欢购买大规格种球,容易接受新品种。
凌源地处辽冀蒙三省区交汇处,是百合切花北方生产中心,花卉市场年销售2000万至2500万粒百合球,种植1500万至2000万粒百合球;光照充足,采用日光温室,冬季不加温。主要种植荷兰球,6月中旬开始下种,8月至10月为主要种植期,国庆到春节为主花期,以中小规格种球种植为主。
浙江和江苏南部产区依赖于江浙沪为中心的消费市场而成长起来,产区的核心是浙江省海宁市。年种植量约1200万粒,7月底开始种植,一般到9月中旬结束,10月底到春节为主花期。主要种植荷兰球,极少种植南美球。江浙气候条件多变,种植设施要求高,种球需要冷库预生根,冬季花需要加温设施。江苏连云港年种植规模800万至1200万粒,一般8月底开始种植,主要种植荷兰球12厘米至14厘米、14厘米至16厘米规格,较少种植南美球,产品品质一般。
南平是福建省的主要种植区,厦门、三明和漳州也有种植。福建省的冬季花和早春季花优势非常明显。2008年以来,福建的百合产业发展非常迅速,年种植规模约1200万粒。8月至10月下种荷兰球,10月至12月下种南美球,主要种植‘索邦’、‘西伯利亚’、‘木门’和‘罗宾娜’。
虽然自去年下半年开始,百合切花销售压力明显增加,但2013年12月和2014年1月的云南多场大雪“救”了其它产区的种植户,导致很多种植户没有感觉到危机正在到来。实际上,切花百合产业正面临着严峻考验,消费需求萎缩已成不争事实,从业者急需清醒地认识到危机已经出现,重新审视自己的种植方式和规模。在此,笔者与大家分享一些想法和建议,首先认识是切花市场发展趋势:政府需求被压制,花卉消费逐步转向家庭消费,百合向高质量、品种多样化发展,销售价格也会趋于平稳,更多的产销合作者倾向于订单形式;其次,切花生产向低成本区域转移,保鲜、冷藏技术的普及和现代物流体系的便利化成为支撑切花产地销地分离的关键因素。
对生产者来说,首先,现阶段应根据自身产地的气候特点、生产管理能力和销售能力制订种植计划,不要盲目投资扩大规模、不跟风;第二,钻研生产技术,注意细节。有的种植户用种菜、种粮的经验来种花,甚至还有种植户用碳酸氢铵来做土壤消毒剂,或者抱有侥幸心理多年连作不换地,这些都是错误的做法;第三,生产者应努力降低成本,提高竞争力;第四,重视采后管理,使用保鲜剂、改善包装、改善物流,确保鲜花到消费者手上仍然很新鲜;第五,尝试新品种,进行差异化竞争;第六,从业者应抱团去引导消费者;第七,及时结账,减少欠款;第八,舍得退出。

甘肃省临洮县的花卉栽培历史非常悠久,家家户户都会种植草花、牡丹、大丽花等,但是这些花卉基本上用于自家观赏,没有将其作为商品来发展。自1998年开始,临洮县政府把花卉产业作为当地的一个支柱产业,经过了十几年的发展,临洮花卉种植格局发生了质的飞跃,“陇上花圃”成为该县的代名词。为了更全面地了解临洮整个花卉产业情况,记者采访了该县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主管农业的县委副书记王在凯。

各种花卉竞放陇上

在临洮采访时,记者看到,这里花卉产业的规模让人惊叹:不仅种植了大量露地花卉,还有数万平方米现代化温室;既有大丽花、牡丹等土生土长的本土花卉,又有蝴蝶兰、切花百合等洋花卉。王在凯告诉记者:“现在临洮的花卉产业已经有了一定的名气,大丽花等球根花卉成为临洮花卉的‘名片’,当地生产的百合鲜切花也早已销往全国各地,今后还将陆续有芍药、牡丹等切花上市。另外,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这里生产的蝴蝶兰等高档花卉在品质、生产周期等方面具有一定优势,在国内市场有着很大的发展空间。”

据王在凯介绍,现在全县共种植以大丽花、唐菖蒲、鸢尾、郁金香、百合等为主的球根花卉50余种,以紫斑牡丹、月季等为主的灌木花卉60多种。截至2010年年底,全县花卉累计种植面积已经达到3万多亩,占土地使用面积的3%,其中露地种植面积为2万多亩,现代化温室种植面积1000多亩,日光温室种植面积2000多亩;花卉种植农户1万多户,累计产值达到4亿多元,实现销售收入近3亿元。为了更好地发展花卉产业,该县还成立了乡、村花卉协会19个,组建县花卉产业联合会,通过“公司+农户”的模式来壮大当地的花卉生产实力。

积极发展本土花卉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了这样一个现象,不少曾经种植蝴蝶兰、百合等洋花卉的企业逐渐转型种起了本土花卉,例如临洮美兰花卉公司、新兴花木公司等已经从切花百合生产转型为种植牡丹和宿根花卉。对此,王在凯认为,开发本土花卉是临洮今后的一个发展重点。他解释说:“前几年我们走了不少弯路,当时只重视名优花卉的引进,而忽略了对传统花卉的开发。从2009年开始,我们把发展当地本土花卉作为一个工作重点来抓,现在的发展思路是传统花卉要与名优花卉齐头并进。”为此,该县不但为临洮大丽花申请并获得了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保护,而且颁布了《临洮大丽花主要产品分级标准》。

另外,当地政府不断引导,对有种植基础的花卉种植大户进行扶持,在资金流动、土地流转、项目申报上给予一定的优惠,如对临洮大丽花育种专家张冬生,以十分优惠的价格将上千亩的土地交予其经营使用。

在宣传本土花卉品牌方面,王在凯认为,花博会、花展等是一个很好的宣传平台。“临洮大丽花就是在花博会上创出了名气,今后我们还将借助花展的力量来宣传本地品牌,如大丽花将于9月底亮相西安世园会,相信它的出场一定能再次引起大家的关注。另外,我们还会筹备举办临洮花卉博览会,让更多的人来临洮赏花、买花。”此外,王在凯还特别指出,今后将在本地花卉的深加工上进行深入研究,开发本地花卉的食用、药用功能。例如,现在临洮的一个酒厂正在研究用牡丹酿酒,估计产品很快就能上市。

提高花卉科技含量

对于今后花卉产业的发展,王在凯认为应在提倡设施花卉生产和提高花卉品质上下工夫。他说:“虽然临洮的花卉产业起步早,规模大,但与其他地区相比还存在较大差距,我们计划通过政府投资,每年发展1000亩的现代化温室和2000亩日光温室。除了扩大种植面积外,还将把提升花卉品质、培育新品种作为研究重点。希望通过与省内外花卉科研机构的合作,来生产有规模、有产量、有品质的专业化花卉产品。为了引导花农提升花卉栽培品质,我们还派出特派员,选送优秀大学生去花卉企业和农户处进行学习。现在我们已经着手对百合种球的国产化、大丽花的种球储藏技术等问题进行研究。对于一些适合当地发展的花卉新品种,我们也将重点发展。”

现在,临洮已经出现一些初具规模的现代化花卉生产公司,如三易兰花生产基地已经成为西北地区最大的兰花生产企业。在“十二五”规划中,该县申报了十几个与花卉相关的项目,这对于提升当地花卉品质、扩大花卉种植面积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