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纳斯县棉农积极走联合生产之路

玛纳斯县是新疆重要的产棉大县,面对棉花目标价格改革带来的竞争,玛纳斯县农民开始走联合生产之路。

玛纳斯县围绕降成本、提质量开展棉花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探索出一条农产品价格由市场供求形成、价格与政府补贴脱钩的新路子,带动了棉花生产、加工、流通、纺织全产业链发展,提升了棉花质量和市场竞争力,增加了农民收入。

央广网昌吉7月25日消息(记者 吴卓胜 昌吉台记者 朱丽君 玛纳斯台记者 张丽青
瓦力斯江)2014年起,国家在新疆启动了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这是农业领域的一次重大深化改革,玛纳斯县围绕降成本、提质量开展棉花供给侧改革,探索出一条农产品价格由市场供求形成、价格与政府补贴脱钩的新路子,带动了棉花生产、加工、流通、纺织全产业链发展,提升了棉花质量和市场竞争力,助推了农民增收。

在玛纳斯县,棉农对于目标价格改革的反映不一。乐土驿镇下庄子村村民狄光军有些紧张,特别关心价格走势,每天都会打开电脑,查询国际棉花价格。生怕辛辛苦苦种的棉花卖便宜了。而玛纳斯县乐源农业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张学礼,这几天却很轻松,因为他带头整合了一万多亩土地,进行统一管理,每年光农资和水费两项,就能比散户每亩多节约出100多块钱。在目标价格补贴标准一样的情况下,谁省得多就等于赚得多。张学礼告诉笔者说:“国家给我们吃了一个定心丸,保底19800,在去年价格上下浮了600块钱,我们可以接受。这样一保底,我们可以放心种,效益比较好的。”

“你们合作社种的棉花到我们企业加工成皮棉以后共同卖,实行二次再分红,这样能增加你们的收入,每公斤要高个三角钱左右,总产3000吨就增收90万元钱。”7月24日,在玛纳斯县乐土驿镇乐源合作社的一块棉田里,该县银天棉业董事长杨炳申到棉田里查看合作社的棉花长势情况,并当场与合作社总经理张学礼洽谈棉花加工销售合作意向。

今年,新疆昌吉州玛纳斯县乐土驿镇乐源合作社种植了8000亩棉花,由于采用了统一品种、统一种植、统一管理等六统一模式,没想到棉花刚开始坐桃,县棉花收购的龙头企业就主动上门洽谈订购事宜,这在以往是从来没有过的。玛纳斯县银天棉业董事长杨炳申说:“从历年来看这个棉花品质就是以品种定质量有好品种才能出好棉花。”

这几年,玛纳斯县每年都在缩减次宜棉区的种植面积,留出最适合种植棉花的地进行生产。今年乐土驿镇在宜棉区种植棉花五万亩,大部分面积实现了统一种植管理,平均产量高达380公斤。据副镇长侯新杰介绍说:“棉花的管理,从以前农户相对零散的各家各户管理这种状态,逐渐向统一、科学的管理进行转变。第一个要便于机采,第二个能集中统一地成熟,赶到好时节、好阶段,卖到轧花企业去,卖个好价格。”

今年玛纳斯县乐土驿镇乐源合作社种植了8000亩棉花,由于采用了统一品种、统一种植、统一管理等“六统一”,没想到棉花刚开始坐桃,该县棉花收购的龙头企业银天棉业就主动上门洽谈订购事宜,这在以往是从来没有过的。“从历年来看,棉花品质就是以品种定质量,有好品种才能出好棉花。”杨炳申说。

“好品种、好品质”这两个词玛纳斯县银天棉业董事长杨炳申这两年常挂在嘴边,因为就在三年前,众多棉花收储企业只讲数量、不讲质量吃了大亏。杨炳申说:“国家出现大包大揽,国家收储,我们就不讲质量光图数量了,结果卖不掉了。”

“好品种、好品质”这两个词,玛纳斯县银天棉业董事长杨炳申经常挂在嘴边,因为就在三年前,众多棉花收储企业只讲数量、不讲质量吃了大亏。在2014年国家实行棉花目标价格改革以前,“我们不讲质量,光图数量,结果卖不掉了。”杨炳申说。

2014年,为期三年的棉花临时收储制度退出,取而代之的目标价格改革试点旨在让棉花回归市场定价。市场定价后棉花销售被逐步推向市场,而此时的市场,已经对低品质的棉花不再敢兴趣,2015年大量棉花出现积压,价格也逐步走低。杨炳申说:“那一年是吃了大亏了,收的棉花卖不掉,棉花没有和客商棉纺厂接轨,赔了几百万。”

2014年,为期三年的棉花临时收储制度退出,取而代之的是目标价格改革试点,旨在让棉花回归市场定价。市场定价后棉花销售被逐步推向市场,而此时的市场,已经对低品质的棉花不再感兴趣,2015年大量棉花出现积压,价格也逐步走低。“那一年是吃了大亏了,收的棉花卖不掉,棉花没有和客商棉纺厂接轨,赔了几百万。”杨炳申说。

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的第二年,玛纳斯县棉花种植面积就从70多万亩缩减到了54万亩。使原来的次宜棉区和非优质棉地区退出了市场。虽然吃了亏,但也让企业和种植户看清了市场形势,想要想继续做下去势必要从棉花品质和轧花工艺下手。去年银天棉业选择了企业成立合作社与农户接轨的方式种植了3万亩棉花,由于从选种到种植采取了统一管理,棉花品质大幅提高,企业生产的棉花一下成了市场的抢手货。

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的第二年,玛纳斯县棉花种植面积就从70多万亩缩减到了54万亩,原来的次宜棉区退出了市场。虽然吃了亏,但也让企业和种植户看清了市场形势,要想继续做下去,势必要从提高棉花品质和轧花工艺着手。2016年,银天棉业选择了企业成立合作社与农户接轨的方式种植了3万亩棉花,由于从选种到种植采取了统一管理,棉花品质大幅提高,该企业生产的棉花一下成了市场的抢手货。杨炳申说:“种植的棉花一销而空,比别的棉花每吨高出1000元钱,这充分说明一个问题,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后,农民也得到实惠,为棉花整体发展、长足发展打下一个非常好的基础。”

杨炳申说:“种植的棉花一销而空,比别的棉花每吨高出一千块钱。充分说明一个问题,通过供给侧改革以后农民也得到实惠,对棉花整体发展、长足发展,打下一个非常好的基础。”

优质棉备受市场青睐,优质优价,保护了棉农的利益。企业和棉农在改革中尝到了甜头,想要更好参与市场竞争,还得从降低成本上下功夫。这也加速了农民专业合作社开展集约化种植的步伐。“农民一个人只能种个三五十亩地,而我们合作社一个人就能管理1000多亩地,1.3万多亩地只需15个管理人员种植。”玛纳斯县乐土驿镇乐源合作社总经理张学礼说。

优质棉备受市场青睐,优质优价保护了棉农的利益。企业和棉农在改革中尝到了甜头,想要更好参与市场竞争,还得从降低成本上下功夫。这也加速了农民合作社开展集约化种植的步伐。

棉花种植环节优质高产是全产业链的第一步,要想给纺织企业提供质量上乘的优质皮棉,加工环节至关重要,市场的倒逼机制促使轧花企业淘汰落后设备,引进先进设备和工艺,确保加工环节提质。眼下新棉还没有上市,而银天棉业乐土驿轧花厂里却一派繁忙景象,工人们忙着安装新设备。玛纳斯县银天棉业乐土驿轧花厂厂长马有宏说:“先进的设备和工艺能在加工环节提升棉花的质量,投向市场时能成为纺织企业的抢手货。”

玛纳斯县乐土驿镇乐源合作社总经理张学礼告诉记者:“农民一个人种个三五十亩地,像我们一个人管理一千多亩地,我们合作社一万三千多亩地只有十五个管理人员种地的。”

棉花质量和面积的稳定,也让内地棉纺加工企业把生产线就近搬到了玛纳斯县,目前已经有5家棉纺企业落户玛纳斯县,纺织产业园已经初具规模。“我们的优质棉由过去的56%提高到了67%,使市场开拓能力得到了很大提高,农民原来滞销的棉花实现了畅销。市场所需要的优质棉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得到了发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把优质棉全产业链引入了我们棉花产业的发展,使我们真正的优质棉种植户在收益上得到了保障。从市场的发展来看,是一批优质棉花品种进入了我们种植层面,使我们玛纳斯县作为全国优质棉大县发挥了积极作用。”玛纳斯县委书记苏建国说。(通讯员/张丽青
瓦力斯江·乌麻尔江)

棉花质量和面积的稳定,也让内地棉纺加工企业把生产线就近搬到了县里,目前已经有五家棉纺企业落户玛纳斯县,纺织产业园已经初具规模。玛纳斯县委书记苏建国说:“我们的优质棉由过去的56%提高到了67%,使市场开拓能力极大的得到了拓展,农民原来滞销的棉花得到了畅销。市场所需要的优质棉在这次供给侧结构改革得到了释放。使棉花的种植到销售到加工到后来形成纺织,最后做成服装投入市场,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改革对农户带来的是实实在在的利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