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途中与你相遇

图片 1

图片 2

据新华社兰州1月4日电记者4日从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获悉,祁连山野生动物资源调查队近期在进行样地调查时,发现大种群西藏野驴、藏原羚等国家级保护动物。

冬日,位于三江源地区的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境内活跃着各种野生动物的身影。

8月31日在西藏阿里地区札达县拍摄的札达土林地貌。新华社记者刘东君摄

据介绍,2015年12月18日至21日,祁连山山地野生动物资源调查队在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祁丰自然保护站开展样地预调查时,在洪水坝发现西藏野驴130多只、藏原羚30多只、岩羊100多只,在野马大泉发现西藏野驴30多只。

1月12日,藏原羚在草原上觅食新华社发

沉着的藏羚羊湖畔漫步,俏皮的藏原羚山间跳跃,矫健的藏野驴原野嬉戏,威武的野牦牛雪山傲视,优雅的黑颈鹤天际翱翔……

西藏野驴是中国一级保护动物,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Ⅰ。其体型是野生驴中最大的一种,平均肩高为140厘米,外形与蒙古野驴相似。西藏野驴生活于高寒荒漠地带,夏季到海拔5000多米的高山上生活,冬季则到海拔较低的地方。

这是在山间行走的草原狼新华社发

近日,新华社记者随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考队在西藏阿里地区追寻“神山圣湖”孕育的生灵,途中时有这样美丽的邂逅。科考队专家、中科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连新明分享的动物见闻,更令旅程妙趣横生。

藏原羚是中国二级保护动物,体形比普氏原羚瘦小,是典型的高山寒漠动物,栖息于海拔3000至5750米之间的高山草甸、亚高山草原草甸及高山荒漠地带,在不同季节会结成不同大小的群体,通常冬春季的群体较大,常常是数十头,有时形成上百头的大群。

1月12日,一群藏原羚在行进途中新华社发

【藏野驴:爱拼才会赢】

1月12日,一群岩羊在山坡上觅食新华社发

强壮而倔强的藏野驴,脸上总是略带好奇的表情。它们飞奔时英姿飒爽,犹如一道闪电。

1月12日,一群岩羊向山上行进新华社发

藏野驴十分自信,而且争强好胜。一旦闲情逸致被过往的汽车打扰,它们会追着汽车赛跑——跑赢时,停下来骄傲地藐视手下败将,得意地仰天长啸;跑输了,则会垂头丧气,懊恼地用蹄子刨地,气呼呼的样子憨态可掬。

【藏羚羊:世上只有妈妈好】

每年的5、6月间,雌性藏羚羊会结成大群,从冬季的交配地迁徙数百公里,走到世代相传的产崽地。

小羊羔刚生下来的三天内十分脆弱,容易受到狼的攻击。为保护小羊,母羊常会跑开引走狼群。很多羊妈妈会因此牺牲自己的生命。

出生三天后的小羊就可以快速奔跑了,它们会跟母亲一起返回遥远的栖息地,途中要经历雨雪的洗礼、狼群的攻击、河流的阻隔,一般存活率只有三成左右。漫长而艰险的旅途中,始终有母爱护航。

【黑颈鹤:教子有方懂得放手】

黑颈鹤是一种头戴小红帽、颈系黑围巾的鸟儿,是世界上唯一生长、繁殖在高原上的鹤。

黑颈鹤夫妇忠于伴侣,且疼爱子女。产蛋后,“鹤爸”和“鹤妈”便共同孕育新生命。30至33天后,雏鹤破壳而出。它们当天就能下水游泳,然后在父母的守护下蹒跚学步,3个月后便可展翅高飞。

不论有多么不舍,在下一次产卵前,黑颈鹤都会把成年子女赶走。放手让孩子独立,也是一种深沉的爱。

【岩羊:穿梭悬崖的“攀岩高手”】

岩羊是攀岩高手,可以在悬崖峭壁上自由跳跃。加之其警觉性高,难以接近,被称为“岩壁上的精灵”,就连凶猛而迅捷的雪豹也常对其束手无策。

但是,一到雪霁天晴,便是岩羊最危险的时候。阳光照在雪地上十分耀眼,岩羊眼角膜容易被灼伤。患上雪盲症的岩羊看不见任何东西,常会跌落悬崖毙命。这种死法,简直毁了一世英名。

【高原鼠兔:有洁癖的“疾控专家”】

高原鼠兔是一种形似老鼠的兔。它古灵精怪,被称为“草原精灵”。在动物界中,高原鼠兔的洁癖是出了名的。它们所居洞穴厕所和卧室严格分开,会在距离洞口几十厘米处专门挖出小凹坑,用于排泄大小便;而在洞道深处,会有一个干净舒适的主巢——那是它们越过长冬和繁育后代的场所,里面铺垫着柔软的细草。

更令人赞叹的是,当疫病流行时,一些聪明的高原鼠兔还会采集艾菊、龙胆、茵陈蒿、黄芪等有驱毒效果的药材叼入洞中,预防疾病与寄生虫。

【野牦牛:“抢亲”“入赘”的山大王】

野牦牛是家牦牛的祖先,成熟个体体重可达1000公斤,身体呈黑褐色,体侧下方和腿部有浓密的长毛,适于严寒环境中生活。

每年发情时,总有雄性野牦牛毫无顾忌地冲入牧民的牦牛群中,家养的公牦牛毫无招架之力,敢怒而不敢言;而母牦牛则像遇见“男神”,心甘情愿以身相许。一头雄性野牦牛,最多能“拐走”几十头雌性家牦牛做“压寨夫人”。更有甚者,进了家牦牛群就赖着不走了,令人啼笑皆非。

【西藏棕熊:爱搞破坏的“熊孩子”】

西藏棕熊是青藏高原特有物种,成年棕熊体长2米左右,体重可达数百公斤。它们是青藏高原上名副其实的“巨无霸”,也是让牧民头疼不已的“熊孩子”。

在大自然中觅食是个苦差事,西藏棕熊经常犯懒,伺机到牧民家里搜罗食物。家里没人时,它们就破门越窗而入。先把酥油、酸奶、奶渣等吃个够,吃不了再兜着走。它们喜欢喝菜籽油,只要发现,一定喝到难舍最后一滴。有的“熊孩子”吃饱了还要祸害一番:把油、奶与糌粑倒在一起搅和,有时还要撒泡尿。

【藏原羚:高原上奔跑的“爱心”】

藏原羚不但“颜值”高,“臀值”也很高。它们都有一块较大的白色心形臀斑,奔跑时像一颗移动的爱心。藏原羚的背影因而就像被点了赞。

专家说,雌雄藏原羚都有同样的白色臀斑,这颗“爱心”不是用来向异性示爱的,真正作用是配合黑色尾巴在同伴间传递信息。

连新明说,随着近年来生态环境保护力度不断加大,青藏高原野生动物种群数量极大回升。各类动物和谐共生的景象,已成为这片高原净土特有的美景。此次科考对野生动物的考察,就是要对这些高原“居民”进行一次普查,帮助它们长久地幸福安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