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临安:奶牛场有了新“财路”

图片 1

如何处理畜禽粪污,一直都是困扰养殖户的难题。通过建设沼气工程,位于青神县瑞丰镇黄桷村的一家奶牛养殖牧场找到了出路,该养殖牧场将牛粪收集起来进行发酵,生产出沼液和沼气。沼气用来发电,沼液通过管网输送到田地中去,浇灌苜蓿、青储玉米、青储小麦等饲料,发展循环种养殖模式。

“牛粪牛尿产生的沼气能烧饭,牧场环境好了,我的煤气瓶也可‘退休’了。”昨天,鄞州区横街奶牛养殖专业户董国平的沼气池通过验收,成为该区在畜禽养殖场推广沼气池建设后首只投产的沼气池。
董国平4年前建场养殖奶牛,他的应山奶牛场发展很快,现有存栏奶牛120头。奶牛给董国平带来明显经济效益,也带来了粪便污染等一系列环境问题。虽说牛粪有出路,但牛尿等废水如何处理一度让董国平烦恼。
年初,鄞州区里出台沼气池建设优惠政策,董国平第一个报了名。他说:“现在人们的环境保护意识强了,上级号召发展循环经济,奶牛场粪便应该进行处理。”
从4月开始筹建到全面投入使用,场内空地上的100立方米的沼气池共花了董国平3.5万元。按照政策规定,他可享受补助2万元,实际投资只要1.5万元。
“这些投资2年多就可‘收回’。”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沼气接入的5口烧饭灶,按使用煤气折算,一年3000多元;冲洗吸奶器,每天得用20千瓦的电热水器烧水1小时。单这两项,一年就要6000多元,还不包括以后打算用上的沼气热水器、沼气灯等。
沼气池利用常温发酵,让董国平用上了清洁能源,牧场的环境也大变:场内的苍蝇少了,臭味淡了。沼渣成了6亩牧草有机肥,奶牛吃的牧草也变好了。

在人们印象中,蚯蚓都生长在泥土里,但笔者在河北省抚宁县抚宁镇北街村却发现了一种生活在牛粪里的蚯蚓。它们吃进臭烘烘的牛粪,排出优质有机肥蚯蚓粪,不仅解决了令人头疼的污染问题,而且蚯蚓和蚯蚓粪每年还能产出140万元的经济效益。“我们用秸秆喂牛,用牛粪养蚯蚓,用蚯蚓粪生产有机肥,用有机肥给农作物施肥……可以说,在我们合作社,就没有白瞎的东西。”抚宁县互利养牛合作社理事长冯利民高兴地说。

图片 2

近日,记者在该养殖牧场看到,500多头奶牛在牛舍里依次排开,正在认真吃草。奶牛将粪便排到粪污排泄区域,该区域安装着由360度循环铁链转动的自动粪污杖,自动粪污杖将粪便输送到粪污池内。

笔者走进位于北街村东的蚯蚓养殖场,只见80多亩地被隔成一条条竖条,每个竖条里都堆放着牛粪埂子。置身其中,笔者丝毫闻不到刺鼻的牛粪味道。老冯用手抓起一把牛粪,里面红艳艳的蚯蚓一个劲地往外钻。“这种红蚯蚓叫”日本大平二号”,最喜欢吃牛粪。被蚯蚓消化过的牛粪,全部变成了疏松略带黑色的残余物,并且一点臭味儿都没有。”老冯说。

自打养殖场里竖起了两口大铁罐,吴炳泉晚上睡觉踏实多了。
吴炳泉是临安龙岗沃坞奶牛养殖场的“牛司令”。他养殖的500多头花奶牛,每天所挤的奶,直供光明乳业。也许你每天喝的牛奶中就有来自临安这方山坞的。
自打2010年从临平迁到龙岗,背靠光明乳业这棵“大树”,吴炳泉的“芳香事业”蒸蒸日上。唯独有一件事让他睡不好——那就是牛粪的“出路”。
500多头奶牛每年要产生4000多吨牛粪。“以前的牛粪都是堆在牧场里,就地自然发酵,然后卖给周边的百姓,或卖给下游做有机肥的企业。”但百姓的需求量毕竟有限,下游企业的需求也不稳定,经常会出现滞销导致大量牛粪长时间堆放在牧场的情况。整日闻着难闻的气味工作、生活,吴炳泉的心情可想而知。
今年,为配合开展“五水共治”,在龙岗镇的指导帮助下,奶牛场争取到了省里的一个奶牛标准化规模养殖污染治理提升项目——山东的一个专业处理动物粪便的环保新工艺项目在牧场开建。这项名为“智能一体化耗氧发酵罐”的工艺,可以把鲜牛粪收纳到一只超大的铁罐中,添加发酵菌,使牛粪升温发酵,25天即可发酵成优质有机肥。
与常温自然发酵相比,这种工艺除了大大缩短了发酵时间外,还节约了原材料,产生的有机肥也更优质,可以卖更高的价钱。更重要的,全程密封发酵,没有异味。每发酵一吨牛粪,只产生几百斤蒸馏水,这少量的废水,部分可归田还林,部分可集中纳管处理。
吴炳泉介绍,为吸附牛粪中的尿含量,以往的常温发酵,需要往牛粪里添加大量的木屑或秕谷,年添加量多达2000多吨,需要多花50万元。新工艺不光省去了添加辅料,产生的有机肥,每吨的销售价格也比以往高出100元。按每年生产2500吨有机肥计算,可增收25万元。加上省去的50万元辅料成本,牧场每年可“增收”75万元。
“前两天,板桥一家专门做有机肥和植物培养基质的企业来谈过了——今后,我们生产的有机肥,他们全包了。”吴炳泉微笑着说,“这个项目不光解决了牛粪的出路,也给我们带来了新的财路,一举多得啊!”

“进入粪污池的粪便将被分离为固体粪便和液体粪污两个部分,固体粪便发酵成有机肥,卖给周边的种植户。液体粪污发酵成沼气和沼液,这两个大罐子一个用来储存沼液,另一个用来储存沼气。”在沼气工程所在地,该养殖牧场生产厂长施建军指着两个巨大的蓝色罐子说。

老冯负责的互利养牛合作社共有奶牛500多头,每年产生大量的牛粪。过去,牛粪大多被卖给附近农民当堆肥使用,一吨也就卖个二三十元。由于无法实现无害化处理,遍地堆放的牛粪造成了令人头痛的环境问题。为了给牛粪找到一条更好的出路,经过一番考察和调研,老冯决定用牛粪养殖蚯蚓,发展农业循环经济。

据了解,以前,该养殖牧场的牛粪主要用来喂养蚯蚓,然后再将其卖掉。然而,这样的处理方式存在一个弊端,蚯蚓吃的牛粪必须先进行自然发酵,发酵产生的有害气体没有设备处理,直接排到空气中,会污染环境。

令老冯没有想到的是,牛粪养殖蚯蚓给他带来了不小的惊喜:占地80亩的蚯蚓养殖场每年能产蚯蚓80吨左右,每吨的纯利都在1万元上下,而每年3000吨的蚯蚓粪每吨也能卖200元左右。

“我们意识到,必须解决粪污的处理问题。只有把粪污处理好了,养殖业才有前途。”施建军说,2016年,在县农牧局的帮助下,养殖牧场开始建设沼气工程,2017年,沼气工程建成投入使用。

牛粪养蚯蚓不仅给老冯带来了不菲的收益,也让村里的乡亲们从中受益。北街村党支部书记崔炳生表示,用蚯蚓消耗牛粪,不仅实现了奶牛饲养生产过程的“零排放”,还形成了农作物秸秆养牛—牛粪养蚯蚓生产绿色生态肥料—蚯蚓粪促进农作物生产的生态链。今后,他们将在全村推广这种农业循环经济生产模式,改善当地的生态环境,促进村民增收致富。

“建设沼气工程,养殖牧场投入了300多万元,政府补贴了一部分。”施建军说,虽然前期投入不小,但沼气工程产生的经济效益不可忽视。现在,养殖牧场将粪污充分利用起来浇灌牧草,发展循环种养殖业,每年可节约100多万元的生产投入。

近年来,青神县积极探索畜禽养殖粪污无害化处理模式。先后组组建了8个畜禽粪污抽运队,采取“抽运+存储”结合的方式,将粪污抽运到田间池存储发酵,施肥季节再稀释灌溉,既增施了有机肥,减少了化肥施用量,还节约了生产成本;积极发挥村规民约的作用,发挥村民自治力量,全力推进畜禽污染治理;政府支持工商社会资本投入实施种养循环,示范带动发展循环经济,2017年,该县有10多个规模养殖场业主流转土地近1万亩,发展标准果园和青储饲料,实现了养殖场粪污就近消纳。

相关文章